追蹤
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
關於部落格
位於埔里小鎮的推理社團,另一個在水沙連站的CLUBMystery。
  • 3571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解體諸因》讀後感

〈解體守護〉的故事是本書的主角匠千曉在大學時代所遇到的謎題。匠千曉和大學同學高賴千帆,在某個詩學概論課程停課公告的午後,吃著高千〈高賴千帆的暱稱〉家教學生的媽媽親手做的紅豆飯,一邊由高千敘述來自其家教的家庭───小宮山家所碰上的偷竊迷案:小宮山弟弟心愛的小熊布偶被弄斷手臂掉在地上,而且小宮山家的大姐最心愛的手帕也不翼而飛。隔天傍晚,小宮山家的大姐回家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帕包紮著弟弟小熊的斷臂,而小熊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手帕上沾著血,就像從小熊布偶的傷口裡流出來的一樣。故事裡的小宮山家二姐莎莎跟弟弟小典令人稱羨的手足情感,和媽媽的貼心都讓整個故事散發著橘黃色暖暖的光暈,在這本都是屍體的短篇集裡面,留了一小段溫暖的章節來作為中場休息。 說這本書都是屍體真的一點都不誇張。除了小熊事件之外,每篇都有死人,甚至在第八因〈解體照應〉的劇本創作之中,還很不客氣且絲毫不一股作氣的死了八個人。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,一不小心就斷在這裡。警察們的對話讓我很不耐煩看下去〈苦笑〉,很快的就在這個劇本的中間闔上了這本書,倒頭睡覺。第二次聽到社團同學對這本書的討論,才明白原來最後一篇串起前面看似毫不相關的章節,將這本書從短篇集組合成為連作形式,而之前斷斷續續看完這本書的我,早已經想不起來前面的故事內容了。因此第二次,我一股作氣的從頭看到尾,還認真的記起每一篇的出場人物和劇情,就連第八因也毫不懈怠的看過,終於還是來到本書的最後一章節。的確,一直到真正看完〈解體路線〉之後,才明白那佔了一大堆篇幅,死了一大堆人的惡搞劇本創作真正擋在路中間的理由。 第三次再翻開這本書,對那段劇作的討厭程度不若以往,甚至開始體會其中的趣味。除了那些妙語如珠的對話,和一再重複的開場景色以及無頭女屍的描述讓人覺得惡搞力十足,中間穿插的屍體大復活也讓人捧腹大笑。如果真的遵照劇本來演上一段推理小劇場,應該很有趣,其實可以考慮作為下屆迎新的招收短片。作者在後記裡提到,之所以有這篇劇作的產生,是西澤保彥對「只要加些小伎倆,最後再添具無頭屍體,就能輕易寫成推理小說。」這番對推理小說的譏諷所做的消極的回應:「說不定是因為只有一具無頭屍體,才顯得陳腔濫調;假如寫出一堆無頭屍體的話呢?」真是個幼稚的人。但想到他對讀者再三保證「書中的黑色幽默只是提味,真正的詭計他可是有認真在想的。」的那種深怕讀者不相信他的神情,就覺得他也不過是個大叔嘛。 最後來正經一點配合主題討論一下「分屍」吧。殺人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,為什麼殺了人之後不努力於棄屍、掩藏犯罪證據或趕快逃亡天涯,卻要選擇花時間和冒著被發現的風險將屍體支解呢?難道真的是像〈解體照應〉裡的警部和部長刑警一直強調的一樣,施予分屍的兇手真的是心理變態,像乙一的《GOTH斷掌事件》或者我孫子武丸的《殺戮之病》提的,兇手對人體的某部份有情不自禁的迷戀?當然,這本書不是獵奇驚悚小說,西澤保彥將每一篇案件都透過非當事人的探討,來追尋每一件分屍案的合理猜測答案。故事的尾巴都剛好停留在這些推理之後,真正的解答並沒有在章節之後隨著故事的發展透露。作者讓故事的焦點停留在分屍理由的探討上,而讀者也可以留有對案件分析的自由想法。雖然最後一章〈解體路線〉串起前面各章節的故事,將各章節人物的因果關係串成一個完整的故事,彷彿不看到最後無法了解整本書的架構;不過各個章節有其各別探討的議題,即使不了解之中的關連性,也不影響各個章節閱讀時的趣味。可以說是一本書有兩種不同的閱讀方法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