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
關於部落格
位於埔里小鎮的推理社團,另一個在水沙連站的CLUBMystery。
  • 356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《只有你聽到 CALLING YOU》讀後感

三篇作品很明確地能放在「白乙一」的範疇內,乙一的筆法常看似不經意或若無其事,不過卻有股特殊的氣息和力量在裡面。故事中的主角都與生活的環境和人群格格不入,充斥著孤寂感,過程也有著淡淡的哀傷或令人疑惑其發展之處,然而卻能散發著療癒人心的味道。 〈CALLING YOU〉裡面的主角是一位沒有手機的高中女生,由於不擅言辭,久而久之便和同學保持著距離。偶然有天通過想像讓自己擁有一支白色手機,意外地接到來電,而自己經過數度嘗試以後,也成功撥打給一位女生。 這是很有趣的事,同時也是很殘酷的事。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認同,卻透過近似於奇幻的方式結交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朋友,還互相分享寂寞的心情,並真正地找到慰藉。雖然結尾是感傷的,但是重生的力量也是在那邊獲得的,不知道該不該說成長必須勉強自己經歷痛楚呢? 〈傷〉的主角有兩位,是兩位就讀特殊班的小學生:擁有家暴背景、寄人籬下的「我」,以及清秀安靜、父母雙亡、輾轉居住於親戚家的安里。特殊班級的學生特質是有問題且無法適應一般班級生活的孩子們。在無意間,「我」發現安里的超能力是轉移傷口或傷痕,但是這份能力卻同時具備毀滅的力量。 可以被看見,也能被察覺的生理的痛,跟一般說來看不見,但當事人卻久為其所困的心理的傷,哪個才是真正的痛呢?每個人都可能碰上一些痛苦的經驗,但也只能別無選擇地面對和接納;故事的最後充滿著友誼的光輝,足以撫慰人心。 〈花之歌〉有點像是姆指姑娘的變形。「我」遭逢列車事故,被送到一家醫院,雖然外表的傷口能復原,但內心的創傷卻持續存在著且日日夜夜如夢魘般重複出現在眼前。 家中反對「我」和愛人的戀情,於是我和愛人逃家了,但是對方卻喪生於事故。某日,「我」在醫院附近的森林亂晃,撿回一株有面容且會唱歌的花,這開啟了同病房的三人的友誼,也讓了無生氣的病房顯現生機。 不管是看那一篇,多少都會有「乙一,你的腦袋到底裝些什麼」的問句,不過看似淡而無味且不知發展趨勢的內容,洋溢著溫暖的感覺依然是滿不錯的。 後記嘛,小說最後擺這個完全是加分作用。不管是逃避實驗或是想太多的乙一都讓人噴飯,作者的小腦袋其實也想滿多的嘛,哈哈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