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

關於部落格
位於埔里小鎮的推理社團,另一個在水沙連站的CLUBMystery。
  • 356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《女法醫之剝離真相》書後

同為以女法醫為主角的作品,不免令人想起派翠西亞.康薇爾筆下的史卡佩塔,或是凱絲.萊克斯創造的唐普.布蘭納系列,而在這樣的前提之下,想要檢證的是:風俗民情和組織制度不同,同屬於法醫類型的小說會有類似的書寫模式嗎?以下是以史卡佩塔和唐普為首的女法醫系列可能有的書寫習慣:

首先以男性為本位的工作環境,女性在當中原本即是少數,表現優異而導致過於突出,易受組織排擠而充斥著孤寂感,稍微有個偏差便會讓人以為脾氣不佳。再來是屍體的堆疊。過去於推理小說當中扮演跑龍套角色的法醫,在這類型小說中一躍成為主角,然而她們的性質不在於偵查,因此需要通過多具屍體的共通特色來歸納兇手的犯罪模式和習慣。

接著是專業知識領域的描繪,讓讀者體驗到日常生活中無法碰觸的鑑識技術,加上作者深入淺出的說明,讀來特別。然後是法醫的個人生活和感情生活都會在讀者眼前上演,而我們也能從中察覺女法醫心態的成長和變化。最後的理由和第二點一樣,由於法醫處於偵查圈內部較特殊之處,掌握和偵查人員不同的線索和證據,難免因招致殺機而於書末和嫌犯你追我跑或被兇手囚禁。

回到《女法醫之剝離真相》一書當中,作者對女法醫的個人史描寫清晰,換句話說即是角色個性塑造鮮明。本書女主角章桐身世坎坷,童年時妹妹失蹤,自己是唯一的目擊證人,但由於受到過度驚嚇而失去該段記憶;父親尋覓失蹤的妹妹受挫,竟自殺了解生命,而母親亦因此精神失常。至於感情史的部分,作者倒是塑造出章桐學生時代的同學──劉春曉對她傾心,但章桐的工作夥伴兼密友身份的員警王亞楠卻情衷劉春曉,而章桐也熱切地拉攏二人。

由於章桐工作夥伴之一是偵查功力深厚的女性王亞楠,反而如虎添翼,她並不會在組織裡面不斷碰撞和受到壓迫,而能因為專業表現和獨特性而受人尊崇。

我們都知道法醫和警方一樣,同時必須處理多起案件,不過本書看似是長篇,其實是近似於短篇連作的長篇寫法,也就是敘述過去之謎和介紹要角,再轉至主角所面臨的案件,但它的案件切割並非以章節作結,而是如同預告一般,此案結束後立即告知另一樁案件發生,開啟新章節以後再多加描繪。

雖然是法醫小說,但文中對於法醫的專業知識描寫的篇幅不多,許多時候採用現場判斷的方式,而非帶回化驗,而這也和作者採取的破案手法相關,既然能在書中穿插過去之謎和兩件現代案件,那表示作者絕對不是以屍體的堆疊來作為破案的依據。相反的,書中的犯罪者都是高知識份子,被警方鎖定的「把柄」都相當特別,而章桐所處的工作環境,是個各種資料庫都相當充足的地方。

另外想提及角色有被「超人化」的傾向。女主角章桐是一名法醫,緊急時刻能為瀕死者手術,倒是除了法醫的技能以外,同時也具備外科醫師的膽識和能耐。而劉春曉應當算是男主角吧,除了本業是檢察官之外,對犯罪心理學有相當的興趣和研究,甚至連催眠術也能駕輕就熟。

綜上所述,中國和歐美的女法醫小說相同之處大概都是有特出的角色性格形塑,而浪漫的英雄救美的片段也和女法醫總是深陷殺機相互呼應。不過是否都是如此,由於樣本數不足,尚待日後觀察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